仰光市中心街道上到處是巴士、汽車、腳踏車與行人,炙熱難擋的氣候,加上寸步難行的道路,要人不生氣都很難。不過眾多司機當中,卻有一個團體成員比其他同業更有耐性。

據《半島新聞台》報導,金豎琴出租車服務(Golden Harp Taxi Service)是緬甸3名政治犯的營生工作,他們是塔基(Talky)、鮑伯(Bobo)和謝爾(Shell),3人坐牢的時間加起來超過30年。

緬甸抵抗軍政府的民主派運動在1988年崛起,直到近期這些民運人士才獲得社會認可。緬甸當前的新政府去年開始執政後,這3名政治犯經歷緬甸社會戲劇化的轉變。

身分敏感 雇主不敢用

塔基說:「當我們被釋放時,沒有工作,從1988年到2010年我都在牢裡,沒有計畫要做生意,只是對搞政治有興趣,過去我只會這個,也完全沒有資金做生意。」

塔基獲釋時,改革謠言四起,他試圖應徵一般工作,只是雇主往往不願意冒險聘僱政治犯。之後塔基有機會接觸到來緬甸旅遊的外國遊客,理解到有一種職業不會受到過去經歷影響。於是,他借了6百美元(約新台幣1萬7,450元)作為租車抵押金,開始在仰光鬧街招攬客人。

他給了第一名乘客一把小型的金豎琴,之後就將自己的生意命名為金豎琴出租車服務。獄中老友鮑伯和謝爾隨後加入載客行列,被關了14年的謝爾說:「我有家庭,所以需要做些生意來照顧他們。此外,也需要資金從事政治活動。」謝爾在監獄中度過了長久的艱難歲月,2012年1月獲得釋放,至今仍然經常感到沮喪,因為他的兒子不認得父親。

據泰國非政府組織政治犯協助協會(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 AAPP)的數據,從2011年開始,緬甸釋放8百名以上的政治犯。估計軍政府執政期間,約1萬人入獄。

獲得釋放的人,一部分重返政治圈,甚至當上國會議員;其他還有不少人得過且過,普遍都有重新融入當前緬甸社會的問題。

AAPP的聯合秘書波基(Bo Kyi)表示:「一名緬甸政治犯人同等是一名被折磨過的倖存者。」波基補充,犯人的生理與心理問題適應,也造成應徵工作上的困難。改革中的緬甸政府對於獲釋者有所限制,規範他們可工作的產業,也無法取得護照,許多人缺乏進入就業市場的技術,就連進修也遭大學拒絕。

政治逮捕仍未消失

儘管社會逐漸開放,尚有問題需要關注。42歲的鮑伯指出還有數百位政治犯仍在牢裡。

根據AAPP表示,從2012年1月以來,約有2百次與政治動機相關的逮捕行為,「我們正向民主制度邁進,但是在民主當中沒有政治犯存在;如果還有政治犯,就不是真正的民主。」鮑伯說。

波基認為國家要往前走,就有必要承認過去的昭彰惡行,「第一個步驟就是給予政治犯他們應得的尊嚴。」他說。

緬甸政府要跨出第一步恐怕還有一段路,而謝爾、鮑伯與塔基則正在以自己的力量前進。目前他們擁有4輛計程車,除了賺錢,他們的目標是要幫助獲釋者自力更生。

塔基和車友每月試圖存下20美元(約新台幣581元),將這些錢用來抵押另一台車給下一位獲釋者使用,目前已經成功幫助一名獲釋者租車營業。「如果那些人在外遊蕩,他們就會自動地加入政治改革行列,而我只想在朋友身上看到一些正向改變。」塔基說。

謝爾則以極端的措辭形容自己與獄友的連結:「我們一起從地獄來,就會一直在一起到死去,我們這些人比家人更親近。」

創作者介紹

大雄的禮車

gtbfsnimtqrt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