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滋蔓 公仔 模型 綠島 世足 

流星雨是我想你的淚*
那是我第1次見到依然,媽媽對抱在懷裡的我說:「乖兒子,這是妹妹,以後要好好照顧她啊。」我看著那一張奶油白的油嘟嘟的臉,還是要的傻兮兮的表情就覺得不順眼,上前一把就扯住她的羊角辨。媽媽和張阿姨都嚇了一跳,依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我甚是得意,沒想到媽媽大發脾氣,打的我屁股開花。那是媽媽第一次打我。 從那時候起,我立志要把依然當作這輩子的欺負對象,與此同時,依然也把我當成頭上長角的惡魔。 13年前的一個星期日 噩耗傳來,媽最要好同學的丈夫,也就是依然的爸爸—張叔叔在一場軍事演習中意外犧牲,還不懂事的依然,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也跟著張阿姨一天一天的哭,淚流成河。自認為比依然大三個月的我已過分早熟,明白死的含義,於是穿梭於大人們中間看他們忙這忙那的。偶爾也安慰一下泣不成聲的依然,方式是在她的洋娃娃頭上放一隻毛毛蟲,讓她的叫聲比哭聲還大,以表我的關心,結果被媽媽抓到。 所幸的是這次媽媽太忙,沒來得及打我。不幸的是媽媽讓我帶著那個愛哭的小鬼出去玩,免得她礙事。 甩一下袖子,用我的衣服使勁的抹去依然臉上的眼淚和鼻涕,我把她帶去玩鞦韆,一直到天空有個星星。突然,依然沖者一顆急速劃下天際的流星問我:「那是爸爸嗎?」我凶她:「胡說什麼啊!」 後來我們回家,依然幾次在路上睡著了,幸好我還記得回家的路。那晚媽媽嚇的不行,以為我們丟了,看到我的依然,她撲來抱住我們哭了。 怎麼都哭了,就我不哭。 張叔叔去世後,張阿姨帶著依然搬到了我家的隔壁,爸說為了方便照顧她們母女,還要我對依然就像親妹妹,要好好保護她。 我們一起上小學,學校的男孩子都知道我有一個小跟屁蟲。他們笑話我,我就欺負她,可她不像小時候那麼愛哭了,還會找一幫唧唧喳喳的小女生來圍攻我,一點都不好玩。哼,看我回家收拾你。 回家?哎,回家就更沒戲了。爸媽對依然比對我這個親兒子還親,什麼好吃的都給她。爸上次出差回來,給她買了條新裙子,可是我想買一雙新球鞋要了一個月都沒給買。不過,那條新裙子染上墨汁就不好看了。別誤會,不是我弄的,是小胖不小心灑上去的,我只不過在後面推了小胖一下而已。 5年前的一個星期二 今天班長競選,依然以2票優勢中選,看著她代表新幹部發言,那張奶油白的臉上一張小嘴張張合合的,我就氣的胃抽筋。我在心裡想開了:一會把她的自行車氣放了,讓她走著回家!不行,如果要不一起回家爸一定會罵我沒照顧她,如果一起回家,那不是要讓我騎車帶她?更沒勁,到頭來累的還是我。 下課了,我終於忍不住拔了她的氣門心,就算看著她沮喪的表情也好啊!放學了,我們還沒走到車棚,就被一個男生攔住,當然攔著的目標是她不是我。 「你今天當選班長了,恭喜,恭喜!」鄰班的男生滿臉獻媚。 「依然,還走不走」我不耐煩的喊,故意找來氣我的是不? 「依然,其實我一直想對你說,我喜歡你,真的,你就是我心中的唯一!」鄰班的男生不依不饒。 「還有完沒完?什麼心裡的唯一,噁心,聽了就想吐!」我忍不住衝上前去指著他罵。 「你是她什麼人?她的事不用你管」那男生居然想把我撥開。 敢惹我?打掉你門牙在說。我一拳揮出去:「我是她哥!」 一片混亂之後,我騎車帶著依然回家。依然坐在後坐,雙手環在了我的腰上:「我才不是你妹呢!」我粗魯地一把掰開她的手,不認我這個哥還抱我幹嘛? 依然索性跳下來,氣鼓鼓地自己往前走。不坐就不坐,我還樂得輕鬆呢!我騎著車慢慢跟在她後面。 4年前的一個星期三 今天是我的生日。一出門依然就塞給我一個裝滿幸運星的瓶子。我看了一眼,說:「折的真難看!」依然臉色一變,又想把罐子搶回去。我忙抱緊:「難看也要。」依然的臉上這才有了笑意。敢不要麼?她要是向我媽告狀,媽非訓我不可。放學後,來到車棚,不知道哪個兔崽子居然趕在我的生日撥我的氣門心。我餓狠狠的叉著腰東張西望。「騎我的車,你帶我吧。」依然把她的車拉到我面前 路上我一聲不吭,依然卻說:「聽說今晚有流星雨,你帶我去看吧?」 我說:「你神經病啊,回去晚了爸媽一定會罵我的。」依然卻堅持,還淚眼汪汪的看著我。又哭,她一哭我就亂了分寸。哎,從小就這麼凡人!去就去唄。可流星雨卻遲遲不來,我在一旁嘰嘰歪歪的埋怨。 漆黑的天空終於墜落一顆流星時,依然流著眼淚問我:「那是爸嗎?」我第一次被依然打敗了,因為她哭的梨花帶雨,奶油白的小嘴楚楚可憐的樣子,第1次讓我的心為之一顫,讓我感覺她真的需要一個人守護。 回去時,依然又環著我的腰,這一次我沒有像以往那樣粗魯的掰開她的手。「抱緊了!」我的腳加快速度往前踩。依然在後面興奮的尖叫,兩手抱的緊緊的。 其實這種感覺也蠻幸福的嘛! 2年前的一個星期四 我正在籃球長上打籃球,對友罵了我好幾次:「你小子今天怎麼了?打的什麼球啊?」我把球一摔乾脆不打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的心老是慌慌的,覺得會有什麼事發生。 忽然,依然的好友哭著跑過來:「依然被車撞了!』我沒命的奔去,只見依然躺在血波裡。我一把抱住她奔向醫院。這時我發現她張大了,身體長長的,軟軟的。她的頭靠在我的胳膊裡,有寫沉,可我還是跑的飛快。 躺在病床上的依然,蒼白的臉,大大的眼睛緊緊閉著。醫生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後來我每天去醫院,希望依然在我來的時候睜開眼睛。我找來F4的《流星雨》在病房裡放的很大聲:「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讓你的淚落在我肩膀……」 1年零10個月以前 依然終於醒了,而且特別精神。她的第1句話就是:「我要看流星雨。」我屁顛屁顛去各個天文網站搜集關於流星雨的資料。 看著看著,依然說:「知道我為什麼想看流星嗎?」我遙遙頭。 「因為曾經有兩個人陪我去看過,一個是我爸,一個是你,雖然那時你很不耐煩,但還是等了。我爸離我而去,而我將離你而去……」 「別瞎說,你這不好了嗎。」我突然覺得很害怕。 「流星的美在於它小時的早,留下想留下的痕跡。」依然不理會我的話,繼續說,人卻開始變的模糊起來。 我把F4的《流星雨》放的很大聲,然後把依然摟在懷裡,跟著F4一起唱:「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讓你的淚落在我肩膀……」 那不知是星期幾的一天,依然在凌晨漂走了,醫生說這是迴光返照,她又等了一夜,可以沒有等到流星雨。在她合眼的那一瞬間,我吻了她的額,她笑著閉上眼睛,我的淚滴在她的唇角。 張阿姨又哭了,媽也哭了,爸面朝著牆。我說過不哭。 新聞報導說今天有流星雨,我一個人坐在陽台上等著。耳邊是依然的聲音:「以後別跟人打架,也別放我自行車的氣,打累了又要騎車帶我,多不划算。不過你知道嘛?上次你的車的氣是我放的,因為我想讓你帶我去看流星雨……」我通聽見她的笑聲………… 我終於哭了。當空中劃過第1道流星時,我問:「依然,那是你嗎?」轉自:往事如煙

 

080視訊聊天室 免費視訊聊天 情色視訊聊天室 視訊聊天 080聊天室 080苗栗人聊天室 免費a片 視訊聊天室 成人聊天室 中部人聊天室 080中部人聊天室ut 免費視訊 視訊交友 視訊美女 視訊做愛 正妹牆 美女交友 美女 美女遊戲 微風論壇 日本a片 伊莉 伊莉討論區 sogo論壇 台灣論壇 plus論壇 痴漢論壇 維克斯論壇 情色論壇 性愛 性感影片 正妹 AV 18禁 三級片 AV女優 SEX 走光 無碼 a片 a片免費看 A漫 h漫 麗的色遊戲 同志色教館 色遊戲 咆哮小老鼠 自拍 自拍貼圖 情色自拍 kk俱樂部 後宮電影院 85cc 85cc免費影片 免費影片 貼圖區 愛情公寓
創作者介紹

大雄的禮車

gtbfsnimtqrt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